<form id="fzfxn"></form>

<address id="fzfxn"><listing id="fzfxn"><meter id="fzfxn"></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zfxn"></em>

        <form id="fzfxn"></form>

          
          

              文苑撷英

              張光榮 散文——《雁門關,千年的詠歎》

              作者:張光榮     时间: 2019-01-28     点击:17816次    分享到:

              雁門關,千年的詠歎

               

              你不是一般意義的關,每一座連綿不絕的山巒,承載的都是你的幽咽;你不是一般意義的城,每一處傾心相擁的狼煙,記憶的都是你的呐喊。——題記



              眼前是連綿不絕的群峰,鑲嵌群峰的每一處關隘,都是狼煙四起戰場。

              戰馬嘶鳴著、跳躍著。一排排冷箭,不停從城堡的箭樓向外射殺,狙擊匈奴的偷襲。箭光了,迎擊敵人的是巨石。巨石抛光了,還有隆隆的炮火伺候。

              順著浸泡鮮血的城堡行走,點將台下的是趙武靈王率領將士厮殺的威武。盡管將士們在一次次剛烈的沖鋒中延誤了歸期,但他們的忠心可鑒。

              狼煙已經點燃,戰鼓在急促地律動。剩下的唯有義無反顧地沖鋒。李牧穿著戰袍,自信地在城樓上呼喊,將士們身披鐵甲,威武地舞動著戰旗。

              雁門關啊,你不要哭泣。五代十國,宋遼金元數百年用血淚浸泡的山河,雕琢的不是長歌當哭,不是馬背民族的風華記憶,而是突厥人在陡峭山崖上留下的斷魂。

              讓時光穿越過雄關漫道,讓思緒穿越過亘古歲月,陽光刺破雲端的每一個瞬間,盤旋的都是永恒。 



              掀開曆史的畫卷,不知你可曾感悟到戰爭蘊藏的大愛。

              雁門關啊,你不是一座普通的城。曆史記載的應該是一座用血肉構築起的長城。

              李广率领的铁骑 ,昭君出塞的悲呛,薛仁贵赫赫的战功,杨家将寡妇们倔强的厮杀,慈禧太后屈辱的留痕,一串串故事,记载的都是朝代更迭的荣辱。

              曆史是一面巨鏡。浸泡在漫漫的曆史長河回眸,誰是配角,誰又是主角?雁門關啊,這座銘記曆史的城,應該不會忘卻曆史的煎熬。因爲,忘卻曆史,就意味著背叛。

              仔細聆聽遠方悠長的駝鈴聲,我們不應有恨!


              一座城堡,一抹殘陽,那是歲月長河的悠長清輝。

              一片瓦礫,一處石印,那是曆史印記的彼此起伏。

              屏住呼吸,站在高高矗立的關隘,仔細搜尋曆史的華章,每一次感覺,都不是曆史的蒼白。

              將曆史與現實融合,哀嚎士兵的尖叫,戰馬嘶鳴的奔騰,黯然傷身的思緒,無不在榮辱起伏的關隘,化作點點飛虹,點綴雄關的每一個角落。

              讓我的感官失聰,讓我的心神遊離。雁門關啊,如果沒有李廣,沒有楊家兒郎,如果沒有薛仁貴,沒有李牧,用血洗的衣衫厮守邊關的安甯,大美的山河,究竟會是什麽樣子。人們不敢深究。唯恐自己的靈魂墮落。

              芳草萋萋,大山無語。千年的畫卷撲面而來,不知人們銘記的是曆史,還是英雄的城?


              雄關漫道,滄桑依舊。將所有豪情收斂重疊的群山峻嶺。沈默是被烈風撕裂的痛。

              在石階上攀爬行走,每前行一步,都是被血淚浸泡的悠長。恍惚間,一股血性,在我的體內勃發。

              雁門關啊,不知你千年的圖騰,輝映的是對長城雄偉的眷戀,還是對生命的敬重。

              八千裏路雲和月。朔風裏,蒼勁的松柏不會低頭,奔騰的桑幹河水不會倒流。靜默裏,點燃一支煙,心海湧動的是你的豐盈,你的血脈。

              雄渾的關牆,依舊倔強地挺立;碩大的磨刀石,依舊傾吐著悠長的色彩;殘缺的漢瓦前,依舊是金戈鐵馬般地厮殺。

              抓起一把腥紅的泥土,細細品味曆史的厚重,一個新的王朝又是怎樣無聲無息在你的面前結束他的宿命?我陷入了沈思。

              雁門關啊,你是一座英雄的城。站在你的面前,我是多麽渴望變成一只美麗的和平鴿,飛翔在你的上空,守望你的滄桑,你的甯靜,你的美麗!

              (神木煤化工  張光榮)

              上一篇:刘丹 散文——《吾心安处是故乡》 下一篇:孙文胜 散文——《家有猪猪乐趣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