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fxn"></form>

<address id="fzfxn"><listing id="fzfxn"><meter id="fzfxn"></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zfxn"></em>

        <form id="fzfxn"></form>

          
          

              文苑撷英

              高 婷 散文——《那些“年”》

              作者:高婷     时间: 2019-02-08     点击:16698次    分享到:

              那些“年”


              那些“年”,猶在眼前。

              那些“年”,記憶猶新,孩提時盼望最多的就是過年,因爲有新衣,有雪,有炮仗,有壓歲錢,有歡樂。

              那些“年”,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穿上新衣服。記得有一年,母親給我買了一件大紅色的棉衣和棉鞋,還戴了一朵大紅花,是那個年代的標配。我穿著新衣服到家門口的學校操場上去蕩秋千,鈎扯了新買的棉鞋,心裏很忐忑,害怕被責罵,回到家小心翼翼地告訴母親鞋壞了,母親沒有批評我,跟我說:“沒事”,我才長舒了一口氣。

              還記得大年初一早起,母親給我一邊梳頭發,父親走過來給我發壓歲錢,母親說要磕頭,我撲通一下就跪下了,惹的他們倆人笑得哈哈。吃過馄饨,我就在自家院子門口和夥伴們玩炮仗,自己做炮台,用一個粗粗的黑色橡膠管子搭在磚頭塊上,將鞭炮上的炮拆下來放到管子口,用香一點,那個聲音真的很像大炮。

              那些“年”,走親戚全靠“走”。記事起,我們一家就在城裏住,親戚大部分還在村裏,每年一家四口兵分兩路,父親騎摩托車帶著不愛走路的姐姐,媽媽和我坐火車或者汽車,坐到鎮上,走幾十裏山路,還要翻一個很深的山溝才能到外婆家。我們先走到姨媽家,和姨媽一家一大幫子人一路有說有笑,邊走邊玩。有時,過年還有雪,那路上就更有意思。

              到外婆家要先下一個很深的山溝,到了溝底再翻山,走到山頂就到了。現在那個很深的山溝已經被填埋了幾次,修了新路,沒有那麽的深了,家家戶戶也買了小車,回去都開車,村子裏的人一到下雪天就全體到溝裏掃雪,方便走親訪友的人們開車出行。我們一大波的小孩在外婆家的院子裏打鬧,那時候總覺得外婆家的院子很大,後來院子裏蓋了新房子,再也沒有以前那麽大的院子了,也沒有了那顆大大的棗樹。

              因爲一年難得見面,我是回去的孩子中最小的,外婆總是偷偷給我塞比他們多的壓歲錢。吃過中午飯,我和母親繼續走山路,從山頂下到另一個山坳裏,到大伯家,一路上能稀稀拉拉地碰到和我們一樣走親戚的人,後來一年一年碰到的人越來越少,直到一路上就我們娘倆。到大伯家,就和父親和姐姐彙合了。那時早幾年,村裏開始是三輪車,後來是微型車,再後來通了公交車,我和母親都坐過。村裏人多,車少,那時候坐車總是擠得很。

              我的生日剛好是過年期間,母親總是帶我和姐姐到金塔公園,煮幾個雞蛋帶著,在公園照一張相。有一年母親給我買了一個洋娃娃,那是我擁有的第一件玩具,也是唯一一件屬于我的玩具,我視她如珍寶。

              後來,我到兩百公裏以外的地方去上學,工作,每年到年跟前最盼望的就是趕快回家。上學時,回家坐的是火車,背著行李和同學一起擠火車,那真的是人山人海,排幾個小時的隊才能擠到火車上,沒有座位,就在過道站著,擠過來擠過去,一站就是一天,那時候的火車要開上六七個小時才能到家,站站停,擠著下的,擠著上的,還有的擠不過去,幹脆從窗口上出去,坐車前都不敢喝水,上廁所真的是比登天還難。工作後,回家就坐大巴車,修了高速路,三個小時就能到家,提前請好假,一下班就趕到長途汽車站,等我到的時候該走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買了票,跑著進站,坐到車上才踏實了,一路上看著窗外,距離越近,越激動,那個高興勁,就盼著吃家裏的飯菜,感受家裏的溫度,別提多興奮了。那個時候過年盼望的就不是什麽壓歲錢,新衣服了,盼望的就是回家。

              韓城礦業  高婷)





              上一篇:任郭英 诗歌——《我和我的祖国》 下一篇:白建礼 散文——《“华中屋脊”上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