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fxn"></form>

<address id="fzfxn"><listing id="fzfxn"><meter id="fzfxn"></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zfxn"></em>

        <form id="fzfxn"></form>

          
          

              文苑撷英

              楊岚 散文——《榆林的文化積澱?》

              作者:楊岚     时间: 2019-05-30     点击:7328次    分享到:

              榆林的文化積澱


              久居關中,與陝北榆林比較隔膜,榆林在我的印象中也比較神秘,印象中這裏地處塞上;史籍中也記載這裏是北方遊牧民族與中原農耕民族的久戰之地,是秦時扶蘇與蒙恬的鎮守之地,是呂布和貂婵的出生之地。

              後來,從陝北的信天遊裏,逐漸知道了榆林和它周邊的地望和人脈。這裏的人“家住在綏德三十裏鋪”,主要的營生就是“趕生靈”,連民間的社火也是“靖邊跑驢”,從事著流動性的生産方式。這裏的人反抗意識也比較強烈,不僅古代出過李自成、張獻忠,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從“橫山裏下來了遊擊隊”,一直鬧紅了陝北,鬧紅了中國。

              前幾年,因爲參與一個文化産業課題的調研,我曾到訪過榆林。從西安一路驅車向北,渭河南邊的關中春色已濃,渭河春水渙渙,渭北山崖間也點綴著灼灼的野桃花;過延安後春色就漸漸淡去,到榆林後竟然還落下了片片白雪。沿途看到統萬城遺址的招牌,聞聽到鎮北台和紅石峽,對榆林有了初步而美好的印象。誰曾想,後來竟然因爲工作的原因長居了榆林,這種深入的接觸,使我腦中對榆林的朦胧印象開始變得清晰了。

              工作之余,我喜歡在榆林城走走轉轉,或者繁華市街,或者閑靜小巷;閑暇之日,我又閱讀了有關介紹榆林的文史地理之類的書籍。這一切,都使我領略和加深了對榆林的地域文化的認識。

              榆林,處于黃土高原與毛烏素沙漠的交界處,北部與內蒙的鄂爾多斯相連。它東依駝山,南屏榆陽河,西臨榆溪,北踞紅山。古稱上郡,最早爲戰國時魏文侯所置,秦惠王十年(前328),魏國將上郡十五縣獻于秦,遂爲秦三十六郡之一。明時,榆林爲九邊重鎮“延綏鎮”(又稱榆林鎮)駐地。

              一進入榆林城,就會看到城牆大部完好,城東南角的魁星樓遺址,南、東的兩座磚拱城及甕城尚存。城南陣橋東山,巍然聳立著明萬曆年間所建的一座十三層磚塔“淩霄塔”。曆史的遺存,透視出這裏曾經的繁華和後來的滄桑。

              榆林舊時有“小北京”之稱。1938年,作家老舍來到榆林,看到“城扁街寬”,“堅厚城垣”,便感到此地“具有北平的局面”。今日的榆林城中,多植榆樹,雖不見秦時所植,但依稀可見秦時的風華。從北門到南門,騎街聳立著四方台、萬佛樓、新明樓、鍾樓、凱歌樓和鼓樓等六座古樓閣,樓閣下人、車皆可通行,仍然可以看到“南塔北台中古城”,聽到“六樓騎街天下名”。城中遍布著正宗的京式四合院,加上古樸的老街舊鋪,依然顯示出古城的舊貌。

              在榆林城中的大街小巷,更可以體悟出這座邊塞古城的風味。小吃鋪裏,多見橫山辣腸、碗托、拼三鮮、羊雜碎、羊蹄和和菜飯,子洲的果餡甜脆不膩、糜子糕軟糯香滑……這裏的飲食多成系列,有烤全羊、烤羊肉、炖羊肉、羊雜碎的羊肉系列;荞面饴餡、荞面訖铊的荞面系列;豆腐宴、水煮豆腐的小米豆制品系列;土豆宴的土豆系列,以及紅堿特色水煮魚等。來自北部遊牧區者喜食炒米、乳酪、手抓羊肉,喜飲白酒。來自南部亦農亦牧區者,則喜食面食、蔬菜。即使是嚴冬三月,飲食店裏也是熱氣騰騰,食客們大快朵頤、推杯換盞,不亦樂乎!

              那麽,在陝北荒寒之地的盡頭,爲什麽會出現“小北京”?榆林城爲什麽能呈現出這樣的曆史風情?

              主要的原因,就是特殊的地理位置所帶來的南北、東西的經濟、文化交流。北方遊牧民族的入侵,送來的是遊牧文明;中原王朝派兵戍邊屯田,帶來和發展的是農耕文明。兩大文明的交彙,商品交換的頻繁,造成了榆林城的繁榮。同時,正是由于地處荒寒之地,這裏的人“不安生”,也就是不安于、也無法安于現狀。陝北人和山西人同樣唱《走西口》,山西人走出來了王家大院、喬家大院,走出了平遙古城。陝北人將塞外的物資,關中的財富,源源不斷地捎回故土,走出了榆林古城。其三,不滿足現狀卻不屑于走西口的榆林人,或習武、或學文而優則仕,在外地當了大官;或扯旗造反,在外邊把事情弄得很大,有的還建立了政權。這些發迹了的榆林人,將闊氣的莊園還是蓋在榆林城中。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順政權後,便派其侄子李過回故鄉修建起二層九十級台階的別宮,現在還保存著樂樓、梅花亭、捧聖樓、二天門和淩空的玉皇閣。現代的榆林人革命成功了,一個村中出了五個省委書記,也沒有忘了故鄉。

              因此,正是荒寒造就了榆林人不同的生存方式和文化心態,也成就了這座“小北京”。

              如今的我,也许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缘分,就工作和生活在这个“小北京”。而如今的榆林,已不再是荒寒之地,而是绿树成荫,堪称塞上江南。我所工作的陕煤集团榆林化学,正在以集团公司“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争创一流的敬业精神、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团结进取的协作精神”为核心的“北移精神”的指引下,在这片热火朝天土地上扎根发芽,拼搏奋进。(楊岚)

              上一篇:吴艳琴 散文——《夜读》 下一篇:白建礼 散文——《槐花玉串沁香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