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fxn"></form>

<address id="fzfxn"><listing id="fzfxn"><meter id="fzfxn"></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zfxn"></em>

        <form id="fzfxn"></form>

          
          

              文苑撷英

              祖渭敏 散文——《原來你還在那裏》

              作者:祖渭敏     时间: 2019-06-22     点击:4111次    分享到:

              原來你還在那裏


              西河下,花已顔盡,草正青青,水池裏浮著片片圓圓的綠藻,也是別有風趣的。我以爲那片片圓圓的綠藻是模仿荷葉的,也許水藻也知道荷葉的韻致吧。于是乎,我撲到它的面前,想一親芳澤,這個時候,傳來了蛙聲,哦,原來受騙的不是我一個呀,可是那又怎麽樣,那片片圓圓的綠藻難道不是暮春的風景嗎?那一片的蛙聲不是讓這片綠水有了一分夏季的悠長和詩意?不要計較那麽多,季節的腳步想怎麽留腳印,隨他高興吧,我們就是觀看和點贊的家夥。

              尋春溝西路,才發覺春意荼靡,夏陰余長。向西望去,那是架大橋,伫立在藍天白雲間,纖細而柔韌。從當年的蜿蜒山路,一路坎坷,到今天的天塹通途,這一程我來來往往已是數不清。青春最好時光就是這路途上的磚石瓦礫、野草閑花和茂盛樹木。雕刻時光!包括他們!想來此刻,那裏已是青草蔓蔓,風景獨好!那裏曾是我相依爲伴的靈魂宿處,不管我離開多久,走了多遠,那裏都是溫暖我的地方。

              從溝底看,遠處隱約地是樓房的身影,可我的眼前是裸露的黃色陡坡,松樹正青,桐花正盛,而青草正在努力地彌補一冬裏土地的傷痕,一寸一寸地親吻,讓黃土地秀色可餐。

              西河的草,不是極端美麗的,也不是優雅絕俗的,它就是很普通,很凡俗的野草,它們沒有刻意逃避四周繁華的清高,耐得住冷清,經得起熱鬧,不管這個世界如何滄海桑田,都不改它一歲一枯榮的輪回,都不改它紅塵底色上的生機盎然。草的生長期很長,春夏是它的主場,秋冬也會有它的身姿,爲此它生長的姿態竟然比繁花要肆意,比百木要狂放,仿佛四季就是它的舞台,那怕是這個舞台的群衆演員,它也要把自己所有的才情融化到這漫野的深墨淺綠的草色裏。柔軟纖弱裏都流露出自己的風骨神韻。四季,其實就是草的季節,召喚了春天,墨染了夏季,點綴了秋光,堅韌了冬雪,自然的生命在草色的變化裏輪回轉世,人的生命不也如此嗎?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鐵路物流  祖渭敏)

              上一篇:刘涛 摄影——《终南山高山杜鹃花》 下一篇:亚东 诗歌——《汉江(外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