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fxn"></form>

<address id="fzfxn"><listing id="fzfxn"><meter id="fzfxn"></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zfxn"></em>

        <form id="fzfxn"></form>

          
          

              媒體報道

              三秦都市報:榆林合力团 在黄土高原谱写产业扶贫新篇章

              作者:三秦都市報     时间: 2019-06-29     点击:2186次    分享到:


              三秦都市報  2019年6月28日  1版


              领导重视作为 组织保障有力 围绕产业实抓 一线干部苦干 扶贫充满希望

              榆林合力团 在黄土高原谱写产业扶贫新篇章

              ——榆林合力團産業扶貧助力陝西脫貧攻堅紀實


              2017年5月18日,陝西省國資委召開省屬企業和駐陝央企助力全省脫貧攻堅工作推進會,省國資委黨委研究決定,成立省國資委系統助力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及國企助力脫貧攻堅合力團,明確一個“合力團”包抓一個市,實現國資系統脫貧攻堅全覆蓋。兩年來,全省9個合力團産業扶貧取得了顯著成效。

              以陝煤集團爲團長單位的榆林合力團,承擔著榆林市8個縣産業扶貧重任。在省國資委、榆林市、陝煤集團及相關單位的支持下,爲了充分發揮産業扶貧的帶動作用,實現貧困區域從脫貧到致富的目標,榆林合力團通過實地調研,因地制宜,整合資源優勢,挖掘産品價值,激發市場活力,組織專家反複論證,先後啓動建設了清澗紅棗項目、子洲黃芪項目、佳縣甜葉菊項目、與荷蘭合作的世界最先進的馬鈴薯生産線項目……這些項目的啓動與推進,對當地産業結構的調整將會起到有力的推動作用,爲助力陝西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力量。

              不忘初心  

              一切爲了人民

              以産業扶貧爲己任

              “要實現産業扶貧,就得在市場上狠下功夫。”6月23日,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總經理李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産業扶貧,說到底,就是要精准地找到産業發展的方向,找准市場定位,才能實現從脫貧到致富的目標,才能助力鄉村振興的建設與發展。不能融入市場的産業扶貧,不能健康穩定發展的産業,就無法達到扶貧的目的。”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榆林合力團由陝煤集團任團長,大唐陝西發電公司任副團長,1家省屬企業,7家中央企業,2家市屬地方企業組成。按照“合力先合資”思路,由陝煤集團注資2億元、秦風氣體注資500萬元、西安熱工研究院捐資300萬元、華能陝西礦業捐資100萬元、西安普天通信捐資20萬元,于2017年9月成立了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簡稱榆林合力),作爲合力團在榆林産業扶貧投資主體。

              脫貧攻堅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最艱巨的任務。習近平總書記曾說,“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全面小康社會就難以建成。

              作爲榆林合力團的團長單位,陝煤集團堅決落實打贏脫貧攻堅戰略部署,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實把脫貧攻堅工作扛在肩上、抓在手上,持續精准發力,不遺余力推動助力脫貧攻堅工作向縱深發展,爲全省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陝煤力量。

              陝煤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楊照乾強調:“要把精准扶貧作爲一項政治任務,盡銳出戰、決戰決勝,在脫貧攻堅戰中積極貢獻‘陝煤力量’,充分彰顯‘陝煤擔當’。”

              榆林合力團還根據榆林8個國定貧困縣的不同情況,提出了“兩個全覆蓋”目標,創新建立了“市級開發平台+縣區扶貧項目+産業發展基金”三位一體的産業扶貧模式,主要覆蓋範圍包含橫山、定邊、子洲、綏德、米脂、清澗、吳堡、佳縣等8個國定貧困縣。

              榆林地處陝西最北部,近幾年來,隨著煤炭、石油、天然氣等産業的快速發展,榆林城區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偏遠貧困山區的鄉鎮,在溝壑縱橫,自然條件惡劣的情況下,有部分農民依然沒有脫貧。

              面對榆林8個國定貧困縣現狀,榆林合力團領導深刻認識到,産業是脫貧之基、富民之本、致富之源。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産業扶貧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也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群衆就地就業的長遠之計。要加強産業扶貧項目規劃,引導和推動更多産業項目落戶貧困地區。”

              榆林市市長李春臨表示:榆林市將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和省委、省政府推進“3+X”幫扶體系建設新要求,全力支持配合國企合力團開展工作,切實爲項目、資金的落地做好服務保障工作,真正把合力團“大兵團”作戰優勢轉化爲貧困縣區發展優勢,最終實現“國企合力團扶貧成就滿滿、榆林貧困群衆收獲滿滿”的雙目標。

              爲了能夠充分體現國企的社會責任,以産業扶貧助力脫貧攻堅,陝煤集團在成立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的同時,通過集團內部公開競聘,擇優選拔了一批年輕有爲,經驗豐富,思維開闊,創新能力強,甘于奉獻的扶貧幹部到合力扶貧公司任職。

              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的成立,肩負著産業扶貧的重任。爲了能夠提高工作效率,陝煤集團通過機制和體制創新,針對産業扶貧項目開設綠色通道,將投資決策權下放到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爲提升項目建設效率提供保障,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成爲陝煤集團下屬唯一一家具有投資決策權的二級單位。

              爲加強合力團工作,發揮黨建引領作用,2019年1月24日,省國資委黨委正式組建國企合力團臨時黨支部,這既是落實《中國共産黨支部工作條例(試行)》的重要舉措,也是發揮政治引領作用,凝心聚力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有力舉措。

              在省國資委、榆林市、陝煤集團的大力支持和高度重視下,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的幹部員工,滿懷激情地奔跑在産業扶貧的道路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在陝北的黃土地上,譜寫著産業扶貧新篇章,創造了一個個扶貧産業項目建設的“合力速度”。

              深入調研

              找出窮根

              打造産業扶貧新標杆

              産業扶貧,就是要根據當地的資源優勢和自然環境,實現從“輸血”到“造血”的産業轉變。

              那麽,榆林貧困地區的資源優勢是什麽?産業扶貧項目如何規劃?如何做才能激發當地群衆積極性?

              在設計榆林脫貧攻堅思路時,陝煤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尤西蒂表示:“使陝北地區農業産業形成規模,向著新型現代化農業發展,是實現陝北地區農業産業可持續發展,拔除窮根的最佳出路。”

              从榆林合力成立的那天起,公司所有干部和员工,就马不停蹄地对榆林8个县进行深入調研,他们翻山越岭,走村入户,对农副产品的分布、种植面积、产量、市场销售等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了解。

              沒有調研,就沒有發言權,更談不上接地氣的長遠規劃。

              在調研過程中,他們發現,在榆林的貧困地區,農民的收入主要來源于産值並不穩定的農副産品,更重要的是,基層幹部對産業扶貧知之甚少,甚至還有抵觸情緒。

              有一次,一位鄉鎮幹部聽說産業扶貧的思路之後說:“你們是扶貧,無非是幫群衆賣一些農副産品,把錢給我們就行了,我們知道該怎麽幫。”一些貧困戶認爲,扶貧就是給錢給物。還有些幹部認爲當地産業發展不起來,僅僅是因爲缺錢,有了錢,他們什麽都能幹成。

              通過充分調研之後,他們發現,在貧困地區,普遍存在三種情況,一是村民們普遍對發展鄉村産業沒有信心,更多的是關注眼前利益,想被輸血;二是農村空心化,勞動力不足,有項目也沒人幹,留守人員也想被輸血;三是個別扶貧行爲已變成扶懶,甚至出現了“升米恩鬥米仇”的現象,這部分人更想被輸血。

              榆林合力的幹部們說:“如果給錢能解決扶貧,國家這麽多年這麽多資金的投入,早就解決脫貧問題了,還要我們來幹什麽?我們就是要找出當地産業發展不利的症結所在,要培養造血能力。”

              通過調查他們還發現,很多地方在産業扶貧過程中容易走入兩個極端。一是沒有系統思考,拿自己的業余愛好挑戰別人的專業,覺得靠一個點子,一個能人就能改變産業結構;二是妄自菲薄,對本地自然資源司空見慣,覺得本地農業産業根本就沒有希望,還不如要點補助更實在。

              面對這些問題和現狀,榆林合力的扶貧員工才深刻地認識到了産業扶貧的艱難之處和重要意義,也理解了爲什麽扶貧要先扶志和扶智,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針對當地現狀,“藥方子”就是産業扶貧,只有産業扶貧可以激發農戶內生動力,産業扶貧能把農民吸引回農村,把母親喊回孩子身邊,把兒女喊回父母身邊。只有樹立脫貧靠集體,小康靠自己的思想觀念,才能深入推進産業扶貧。

              (下轉A2-A15版)  (上接A1版)

              “産業扶貧,不是簡單的幫農戶賣幾袋土豆,賣幾箱紅棗,而是以市場爲導向,找到突破口,提升附加值,構建産業發展的長效機制。”一位扶貧幹部對記者說,“産業扶貧必須專業化,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市場是不相信眼淚的,消費者是不會因爲你窮就會買你的産品的,施舍最多一次兩次,還能靠施舍過一輩子?還是要做市場調研,産品開發,滿足消費者真正的需求。”

              根據充分的調查研究,針對榆林合力的産業扶貧發展戰略,公司董事長吳群英提出:以現代化、數字化、綠色産業爲發展目標;以市場化、專業化、工業化的發展路徑;通過技術領先、模式領先、綠色領先,制度領先;實現從高質量建設階段、高質量經營階段到高質量發展階段的三個三年規劃,對標高端一流,打造數字化現代化農業企業。按此要求,榆林合力在2019年制定了助力脫貧攻堅,實現鄉村振興的《榆林合力扶貧公司産業扶貧運行大綱》。

              擔當有爲

              資源再挖掘

              讓産品走向國際市場

              有規劃,有藍圖,有目標。就得找特色,做産業,走市場。

              榆林農副産品主要以土豆、雜糧、紅棗、黃芪爲主。在市場上,土豆通過粗加工,成爲粉條和澱粉,沒有明顯的競爭優勢。一直被認爲是特色産品的紅棗,在市場上因爲個頭小,沒有其他地方的紅棗鮮亮,也沒有多大的競爭優勢。黃芪作爲中藥材,生長周期長,沒有産業供應鏈支撐,價格波動大。

              到底該如何把這些農副産品進行深加工,以産業化的方式推向市場?尤其是産量較大的土豆,如何進行深加工,才能提升它們的附加值呢?

              爲此,榆林合力請來國內外大批知名農業專家、食藥專家進行實地考察,針對當地農副産品進行研判。中藥界素有十藥九芪的說法,當專家在子洲縣調研時,他們驚奇地發現,子洲産區生長的黃芪,竟然是中國最好的黃芪。

              爲什麽說子洲的黃芪是最好的黃芪呢?

              原來,目前在市場上,在藥店裏,售賣的絕大多數都是人工種植的黃芪,以栽植爲主,一兩年就收獲。而子洲的黃芪,屬于仿野生黃芪,除了人工播種外,其余生長環節均爲野生狀態,生長周期平均5年以上,藥用食用價值遠遠高于其他地方出産的黃芪。2008年5月7日,國家質檢總局批准對“子洲黃芪”實施地理標志産品保護。而且子洲的黃綿土,土質松軟,是黃芪生長的最佳地帶,因此在中國,子洲産的黃芪具有獨一無二的品質,被譽爲天下第一。

              這一發現,讓榆林合力的扶貧幹部激動不已,這不是資源價值的再發現嗎?這不就是市場的賣點嗎?這麽好的資源,如果不能産業化、規模化,太可惜了。

              有一次,中國中藥種植協會的專家去日本參加中藥展銷會,榆林合力請一位專家帶著子洲的黃芪代爲推廣,專家在臨走時說:“把榆林的紅棗也帶幾袋。”還無意中說了一句“紅棗也有藥用價值”。就是這麽一句話,讓扶貧幹部眼前一亮,他們在想,子洲的黃芪有獨特的價值,榆林的紅棗有沒有可發掘的獨特價值?

              于是,他們開始查找關于紅棗的所有資料,想從中間尋找陝北紅棗的獨特價值。當他們在中國《國家藥典》中看到可入藥的大棗的描述時,高興地大叫起來。藥典裏對能入藥的大棗有這樣的描述,長2~3.5cm、直徑1.5~2.5cm,表面暗紅色,這不就是陝北的紅棗嗎?原來大棗並不是越大越好啊!

              爲了驗證他們的想法,他們特地請教中藥方面的專家,通過實驗後發現,陝北的紅棗,雖然外觀不大,果肉爲褐色,味帶酸,而且久煮不爛,關鍵是具有補中益氣養血安神的藥用價值,是真正藥典規定的大棗。而其他地方的紅棗,雖然個頭大口感甜,但見煮便會皮裂肉爛,適合作爲水果零食食用。爲了進一步挖掘陝北紅棗的價值,榆林合力請有關專家對陝北的紅棗和其他地方的紅棗進行嚴格的檢驗比對後果然發現,陝北的紅棗,其藥用價值和有效成分遠遠高于其他地方的紅棗。

              有了這樣的發現,産品就找到了賣點和市場支撐點。榆林合力在參加揚州産品展銷會上,進行了一次市場嘗試,向當地消費者宣傳了這一獨特賣點,展銷的紅棗很快被一搶而空,還拿回了很多訂單。

              資源價值的深度挖掘和再發現,讓榆林合力的全體員工深受鼓舞,增強了他們對扶貧産業的信心,也開拓了他們産業扶貧的視野。他們迅速制定了黃芪、紅棗項目的産業扶貧實施方案。

              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榆林市委書記戴征社在調研合力團項目時提出:對于榆林合力團的各個項目存在的問題,各市縣有關部門一定要高度重視,務必按時給予解決。也要求榆林合力團確保産業扶貧項目按時建成運營,並適當加大投資力度,找准産品定位,帶動更多貧困戶脫貧。

              子洲黃芪天下第一

              三條生産線將帶動數千人受益

              子洲的黃芪項目被陝煤集團榆林合力産業扶貧公司確定爲産業扶貧項目之後,經過多方考察,進行了充分、細致、專業的調研,廣泛聽取了中國保健協會、中國醫藥研究院藥植所、中國食品發酵研究院、麗珠集團、同仁堂等幾十位行內頂尖專家的意見和建議,瞄准“做細分市場第一或唯一”的目標,按照高層次規劃、高標准設計、高速度建設、高水平管理、高效益回報的總原則,最終確定成立陝西天芪生物科技公司,開發黃芪深加工項目。

              6月24日,記者在子洲黃芪項目部采訪時看到,倉庫裏整齊地按等級陳列堆放著黃芪原材料、半成品和成品,實驗室裏散發著淡淡的香味,放滿了待檢驗試驗的各種類型的産品,有提取物、速溶粉劑、片狀的、粉狀的……專家工作站的辦公室裏,有王衛權、魏勝利、王繼永、曹海祿等業內權威專家的照片和介紹。這些中醫藥種養殖專家,畢生都在從事中藥材産業規劃與咨詢、戰略經營、種植基地建設等事業,熟悉和掌握國家中藥産業政策、項目扶持、藥品開發、藥材品種經營等工作。他們的加盟,爲子洲黃芪的産業發展從專業領域添加了一道重要的保護屏障,也讓榆林合力對子洲的黃芪項目發展滿懷信心!

              “我们这个项目,从立项到开建,用了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也创造了‘合力速度’。”天芪生物科技总经理柳志刚指着项目部对记者说:“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废弃的粮库,我们到这的时候,杂草丛生、房屋破损,有的房屋甚至濒临倒塌,经过整修之后,办公研发等设施设备一应俱全。我们聘请的专家,在中药材的种植、管护、研发、销售等方面都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有专家团队的支持,产品开发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子洲黃芪天下第一的品牌影响力也会大大提升。”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子洲县是国家特定贫困县,是榆林市乃至陕西省脱贫任务较为艰巨的县之一。子洲地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腹地,黄土层深厚,富含有机质,土质松散,通透性强,排水性好,不易积水,黄芪易扎根,且生长根条粗大笔直,不易发生深面腐朽,非常适宜黄芪生长。而其他地方的黄芪,生长超过两年,就会出现根条腐烂的状况。子洲黃芪天下第一,还是要感谢这片黄天厚土。

              2008年5月7日,國家質檢總局批准對“子洲黃芪”實施地理標志産品保護。

              2017年,子洲縣中藥材種植保有面積22萬畝,其中黃芪15萬畝,黃芩4萬畝,其他藥材3萬畝。目前,子洲縣已擁有可持續發展的規模化中藥材建設基地,非常適合中藥類相關行業發展。

              2018年,在陝西省中藥協會組織開展的“陝西十大秦藥”和“陝西中藥材種植模範基地”評選活動中,子洲黃芪被評爲“陝西十大秦藥”。

              子洲黃芪,具有産業化,規模化的基礎。

              爲了進一步提升子洲黃芪的品牌形象和市場價值,榆林合力和子洲縣政府共同建設的黃芪項目總投資2.8億元,是子洲縣有史以來最大的農業項目。

              當地一位村民告訴記者:“自從天芪生物科技的黃芪項目落戶子洲以後,我們的黃芪好賣多了,價錢也比往年高了好多,家裏也沒有積壓的貨了。”

              “外地客商看見我們天芪生物科技在建生産黃芪的廠房,一夜之間把農戶家裏的黃芪全部收購了。”柳志剛說,“我們的黃芪項目剛剛啓動,農民的收益就得到了提高,産業扶貧效應也顯現出來了。”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天芪生物科技子洲黃芪項目的建設,將采取“政府+農戶+公司”三位一體的模式,建立“萬畝黃芪種植示範園”,農戶繼續擁有土地並付出勞動種植黃芪,公司進行專業種植指導並按質量標准檢測收購,政府做好政策引導並用“産業扶貧資金”給予支持。

              在確保産量的同時,通過精選、清洗、切片、幹燥、存儲等環節,建設黃芪原藥材粗加工生産線一條;采用現代化高科技分離純化手段和新型設備,生産黃芪提取物—黃芪多糖300噸、黃芪甲苷200噸的黃芪提取物生産線一條,供應國內保健品廠、功能食品廠等客戶;投資建設黃芪健康食品生産線一條,直接供應普通消費者。

              在營銷上,面對全球華人市場,線上開發自有營銷型官網、供應鏈管控平台、溯源管控平台、零售APP、境外電商平台、微營銷類的社群營銷體系,配套建設第三方C店。線下建立境內境外分銷代理體系,打造“天芪”品牌,形成公司獨有特色的數字化營銷體系。

              目前,天芪生物科技黃芪生産線項目設計、可研報告編制、黃芪示範收購點改造、項目場地平整、線上營銷等工作已完成,正在進行場地強夯,基礎土方回填等作業,計劃今年12月完成投産和試運轉工作。

              據記者了解,黃芪三條生産線將分批投産,等三條線全部投産後,産值將達到3億元左右,將會帶動數千黃芪種植戶受益。

              1月17日,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與國家衛生健康委扶貧辦、子洲縣政府三方簽訂《子洲中藥材産業扶貧項目合作協議》,標志著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開發公司、子洲縣政府與國家衛健委正式成爲産業扶貧合作夥伴。

              把紅棗當藥賣

              價值新發現打開新市場

              紅棗,具有藥食同源的價值。而榆林的紅棗,因其獨特的生長環境,是入藥紅棗的首選。

              價值發現,不僅需要眼光,更需要現代技術力量的支撐。

              爲了打造榆林紅棗的品牌影響力,提升紅棗的市場藥食同源的價值,榆林合力委托中國食品發酵研究院進行研發産品,按照國內領先、世界領先的標准確定工藝路線。采用高端幹棗複方濃縮汁、發酵飲品生産線,采用連續預煮打漿工藝代替傳統間歇式蒸煮工藝,充分體現現代生産線中連續性宗旨,提高生産效率,降低企業生産能耗;采用二次酶解澄清工藝、超濾膜高精度過濾工藝,采用連續低溫真空濃縮生産工藝,提高産品品質,降低能耗;采用超高溫瞬時殺菌及無菌灌裝工藝,提升棗汁的色澤和美味度。

              在開發産品的同時,榆林合力也在強化衍生産業的發展。他們將以“企業示範基地+政府政策引導+農戶主體種植”的方式,帶動廣大棗農種植有機紅棗,重新喚醒沈寂多年的紅棗種植産業。逐步發展工業旅遊、大健康旅遊産業,提升産品品位和知名度。

              據清澗北國棗業董事長李兵介紹,在清澗縣各方面的全力配合和支持下,紅棗項目的辦公樓、綜合服務樓和紅棗幹制車間主體工程目前已完工,休閑食品車間、液態車間、冷庫及公用配套工程正在施工階段,該項目計劃今年12月運營投産。

              榆林紅棗産品,將從這裏走向國內外市場,兩萬余名當地棗農將從中受益。

              把土豆變成金蛋蛋

              用世界一流生産線調整産業結構

              “在榆林,做扶貧産業,怎麽也繞不過土豆。土豆,也就是馬鈴薯,”吳群英說,“馬鈴薯是榆林産量最大的農副産品,但目前只限于粉條、澱粉的粗加工。如果能夠實現馬鈴薯的深加工,附加值就會更高。我們要引進一條世界一流的馬鈴薯生産線,讓土豆變成金蛋蛋。”

              有了這樣的構想,榆林合力的團隊開始對馬鈴薯的種植分布、産量及馬鈴薯深加工的有關狀況進行調研。他們在調研中發現,馬鈴薯已被我國列爲主糧化戰略,並在逐步推進。我國是世界馬鈴薯生産和消費第一大國。榆林市馬鈴薯種植面積達260萬畝左右,鮮薯總産量230萬噸左右,是全國第三的馬鈴薯生産大市。僅榆林市定邊縣馬鈴薯種植面積就達100萬畝以上,占榆林市産能接近一半,馬鈴薯收入占該縣農民收入的50%以上。但馬鈴薯産品僅用于鮮食,或粗加工爲粉絲,粉條和普通澱粉,附加值較低。

              近年來,由于快餐店和便利店在國內需求增加,中國的冷凍薯條(FFF)産量穩步增長。2018年,中國的冷凍薯條生産量已經達到31.5萬噸,並以每年不低于10%的速度在增長,而且每年我國還需進口近20萬噸冷凍薯條,市場空間較大。

              在調研中他們還發現,國內的薯條市場基本上被麥肯食品(McCain Foods)、藍威斯頓(Lamb Weston)、愛味客(Aviko)幾家國外公司壟斷和間接控制。經過多方聯系,榆林合力得知,荷蘭第二大薯條企業Mydibel 非常希望在中國建廠,明確表示可委托中方進行加工生産,以滿足該公司在中國的訂單。

              機會永遠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既然荷蘭的薯條企業有在中國建廠的意願,何不抓住這一巨大的商機?

              爲了充分了解和掌握荷蘭農業産業技術發展及馬鈴薯産業情況,進一步提升企業管理人員在農業技術領域的能力,拓展國際化視野,增強企業創造力,延長産業鏈,爲實現企業可持續發展提供理論、實踐依據,榆林合力應荷蘭誇特納斯集團的邀請,于2019年5月26日-6月1日赴荷蘭進行學習交流及實地考察,並達成戰略合作意向。

              考察歸來,榆林合力計劃在榆林建設一條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的馬鈴薯深加工生産線。這條生産線將成爲中國第一家國有的、規模化、智能化的薯條生産企業,也將是榆林市最大的農業國際合作項目。

              在項目合作方式上,由荷蘭誇特納斯集團提供技術服務和整套解決方案,確保生産線實現無人化、智能化生産,綜合水平達到世界領先。由榆林合力投資建設一條5噸/時——15噸/時産能的馬鈴薯深加工綜合生産線,生産全粉、薯條、薯塊、薯格等系列産品。誇特納斯集團將與榆林合力合作,進行市場開發和渠道建設,榆林合力還將與Mydibel進行市場合作,前期爲該公司進行代加工,供應其國內外客戶。在積累生産管理經驗的同時,開發自主品牌的市場産品。同時,中荷雙方還將成立馬鈴薯種苗研發中心,優選培育出屬于我們中國知識産權的先進馬鈴薯品種。

              馬鈴薯項目的建設和運營,將對整個陝北地區尤其榆林地區的發展産生深遠意義,對推動陝北地區的馬鈴薯産業升級,改變農業産業結構發揮引領作用,對助力脫貧攻堅,推進鄉村振興將會起到強勁的推動作用。

              據記者了解,馬鈴薯深加工項目總投資約2.5—3.5億元,項目投産後,預估每年銷售額9億元,當地的馬鈴薯種植戶農民,將會大幅提高收入,項目將惠及2萬-6萬戶左右農戶發展種植,可解決800-1500名農民農業用工,充分體現産業扶貧的作用和意義。

              推廣種植甜葉菊

              讓貧困群衆過上甜蜜生活

              “甜葉菊連牛羊都不吃,可它全部用于出口。”佳縣甜葉菊試種基地一位工作人告訴記者,“我們已經開始在佳縣試種甜葉菊了。”

              甜葉菊,原産于巴拉圭與巴西接壤的山脈中。甜葉菊葉片中含甜葉菊糖苷10-12%。甜葉菊糖苷是一種低熱量、高甜度的天然甜味劑,其甜度是蔗糖的200-300倍,熱值僅爲蔗糖的1/300。甜葉菊可廣泛應用于食品、飲料、醫藥、日用化工、釀酒、化妝品等行業,被世界權威食品科學家認爲是未來最具發展前途的甜味劑。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佳縣的甜葉菊試種基地,由榆林合力出資並提供技術指導,與佳縣王家砭鎮窯灣村合作社共同合作種植。該基地今年試種甜葉菊共計750畝,目前每畝地投入成本2800元,預計産值3800元—4500元/畝,純利潤1000-2000元/畝,僅在今年就可帶動74戶貧困戶增收。

              “既然是試種,就存在一定風險,我們爲了保證農民的利益和積極性,建立了包收購和托底機制,無論試種是否成功,都保證參與試種的農民不少于往年的正常收入。”佳縣的甜葉菊試種基地一位負責人對記者講,“投資這個項目,主要是看重甜葉菊提取物屬于大宗出口商品,市場相對穩定。我們做農業項目一定要求穩,不能做市場波動大的項目,農民的積極性一旦受挫,就很難再提振了。”

              據記者了解,甜葉菊今年是試種期,主要讓村民掌握種植方法,目前長勢不錯,試種成功後,明年計劃推廣種植1.5萬畝,同時在榆佳工業園建成年産500噸甜菊糖苷深加工生産線一條,總投資8000萬元,預計可實現銷售收入2億元/年,利稅3000萬元/年,解決就業200余人,可帶動全鎮15個村(2472戶)每戶增收約1.5萬元。

              甜葉菊的推廣種植,將會讓當地的農民過上甜蜜的生活,也會爲榆林合力産業扶貧項目增添濃墨重彩的一筆。

              長遠規劃

              用科技創新推動産業扶貧

              發展農業産業,空有一腔熱情是遠遠不夠的,一定要遵循客觀規律,做需要時間積累和驗證的事,做有價值的事,做長遠的事,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否則必將事倍功半,甚至南轅北轍。

              爲了能把産業扶貧做深做精,榆林合力從科學研究、規範種植、生産工藝、市場營銷等板塊進行全方位謀劃,建立長遠發展戰略。

              在科研方面,計劃依托國家衛健委、科技部、國內外高校科研機構,成立合力公司研發中心,建設聯合實驗室,致力于黃芪、大棗、甜葉菊、馬鈴薯、小米、南瓜、紅薯等植物的基礎研究、學術推廣和産品研發。

              在種植方面,依托中國中藥種植協會、北京中醫藥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荷蘭瓦格甯根大學,聯合國藥種業、當地種子公司、農業局、專業合作社,開展選種、育種、規範化種植工作。

              在生産上,選用國際一流、國內領先的生産技術工藝,運用現代化、信息化、智能化管理手段,建設AI智能化工廠。

              在營銷上,建立數字化營銷體系,應用互聯網思維和區塊鏈思維,開發供應鏈管控平台、溯源管控平台、電商平台,打造“陝北滋味”“天芪”“合力團扶貧産品”等品牌組合。

              榆林合力還開創性地將農業種植與陝西煤業集團主業中的礦山地質環境恢複工作相結合,實施綜合開發式治理、立體式生態重構,實現兩大攻堅戰在一個項目上的完美結合。

              榆林合力總經理李勇對記者說:“我個人覺得幹農業産業並沒有什麽秘訣,之所以做不好,就是因爲現在聰明人太多了,急功近利,等不及慢慢耕耘和收獲。可能只有我們這些笨人才適合做農業吧。”

              兩個全覆蓋

              産業扶貧項目全面展開

              主題教育促工作上台階

              有高遠的規劃,還得落實在具體的實踐中,才能有成效。

              榆林合力团根据榆林8个国定贫困县的不同情况,提出了“兩個全覆蓋”目标,创新建立了“市级开发平台+县区扶贫项目+产业发展基金”三位一体的产业扶贫模式,在各成员单位的共同努力下,合力团产业扶贫项目稳步推进。除了确定的黄芪、红枣、马铃薯、甜叶菊四大主导产业外,还发挥榆林红色教育资源丰富的特点,当好延安的第一替补,成立合力团干部教育公司,发展红色干部教育+红色文化旅游,把外地人引到榆林来消费。榆林合力与大唐电信合作投资2000万元在米脂县实施的呼叫中心项目,可直接带动就业500—1000人,项目将在8月份投运。

              榆林合力團成員單位華電陝西能源公司定邊縣張崾先鄉一期風電項目,計劃投資4.2億元,已完成投資2.19億元,計劃2019年10月投産發電;合力團成員單位國家電網陝西公司在綏德縣實施14.7MWp和9.0MWp光伏並網10kV線路工程項目,完成投資373.6萬元。合力團成員大唐陝西發電公司橫山區産業扶貧項目,計劃投資1000萬元實施“扶貧互助資金+村集體經濟+坡改梯田”的三位一體産業項目。

              除了直接投資項目,陝煤集團還專門成立了總額5億元的善美産業扶貧基金,用貼息貸款方式支持當地龍頭企業。目前,支持米脂小米加工項目1000萬元,使該項目銷售額翻了三倍,支持500萬元帶動綏德縣萬畝山地蘋果發展項目。

              記者在采訪中還了解到,榆林合力地質生態恢複項目和陝西省消費扶貧特産展示廳正在啓動。

              自榆林合力成立以來,在産業扶貧領域所做的成績深得各界認可與肯定。2017年度,榆林合力獲得在榆國有企業社會責任十大傑出企業;2018年度,榆林合力被評爲榆林市社會扶貧先進集體、支持慈善發展特別貢獻單位、助力脫貧攻堅先進單位;榆林合力負責人也被評爲2018年社會扶貧先進個人。作爲榆林合力團團長單位,陝煤集團2017年和2018年連續兩年獲得陝西省助力脫貧攻堅先進單位。省扶貧辦副主任彭安季對榆林合力團的工作用五句話總結:領導重視作爲;組織保障有力;圍繞産業實抓;一線幹部苦幹;扶貧充滿希望。

              記者在榆林合力采訪期間,恰逢榆林合力正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榆林合力的員工紛紛表示,一定要做到切切實實的學習、領會主題教育中心思想,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真理力量轉化爲推動公司高質量發展的不竭動力,轉化爲指導解決公司實際問題的能力,轉化爲做好公司助力脫貧攻堅工作新思路新舉措。

              大家一致認爲:合力産業扶貧是一個長效機制,不能只看短期利益,要和鄉村振興戰略結合起來考慮,要考慮到2020年之後的發展。一定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一定要有正視問題的自覺和刀刃向內的勇氣,以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打造和錘煉自己,在合力團成員單位的共同努力和支持下,爲陝西脫貧攻堅貢獻自己的力量,爲産業扶貧發揮更大作用。  本報記者 周書養

              采訪後記

              “媽媽,你今天不要去下鄉了,行嗎?”劉萍問孩子:“爲什麽?”六歲的孩子眼淚汪汪地說:“你腿上的傷還沒好呢。”劉萍接孩子時被車撞了,左邊膝蓋大面積擦傷,走路腿不能打彎,但她沒有請一天假,忍著疼痛堅持上班。當她要下鄉的時候,她的孩子心疼了。

              在榆林合力采訪的幾天中,記者了解到,像劉萍這樣感人的事迹還很多。清澗項目“百日會戰”期間,由于工期緊張,女員工袁方和牛鍵榮,兩個月見不上不滿一歲的孩子,只能每晚和孩子視頻,面對一個還不會說話的孩子,只能比比劃劃。高強爲保證環評手續和項目建設供電盡快落地,在父親病重期間,仍然奔走在手續辦理的路上,在工作崗位接到父親病逝的消息,他才趕回家中處理父親的後事。張金鎖爲准確觀察記錄黃芪泡發時性狀變化情況,幹脆把被褥搬到了泡發室旁邊的臨時窯洞裏,一月初的陝北,冰天雪地,寒風刺骨,在沒有暖氣的臨時窯洞裏,張金鎖每晚定好鬧鈴定時起來查看黃芪變化……

              當問起榆林合力的員工爲什麽會這麽拼時,奔波在榆林與西安之間的辦公室主任高豔東對記者說:“我們常說一個蘿蔔一個坑,我們這兒是一個蘿蔔好幾個坑。”“還有,我們總經理是個工作狂。”

              一年多來,榆林合力總經理李勇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撲在榆林的扶貧工作上,家裏很多事包括孩子的學習、老人的身體和生活根本顧不上,繁雜的家庭內務都只能由遠在西安的愛人獨自承擔。“前不久,兒子小升初面試,孩子成績只差一點點,不能到報考的學校就讀了,現在還不知道該去哪兒上學……孩子在電話裏傷心哭泣,我拿著手機,真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兒子,好不容易開口說了一句:‘都怪爸爸不好……’孩子特懂事,立馬不哭了,還反過來安慰我。”說到這裏,這位雷厲風行的漢子,眼圈一下子紅了。他沈默片刻,又笑著對記者說:“其實這也沒什麽,一想到有那麽多人的生活甚至命運會因我們而改變,一想到我們正在親曆一場人類曆史上偉大的扶貧工作,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經常給我們的員工講,人一輩子又能幹幾件讓自己回憶終生的事情呢?既然幹了扶貧工作,就要盡心盡力把它幹好了,幹出成績來。”

              榆林合力的員工,正在用他們這種犧牲小家、成就大家的精神,在黃土高原譜寫著産業扶貧的新篇章。有這樣的扶貧幹部和員工,脫貧攻堅戰一定能夠打贏!

              上一篇:陝西日報:開源證券承銷首單地鐵票款資産支... 下一篇:新華社客戶端:陝煤集團舉辦“不忘初心、牢...